数字化潮流迭起联盟成为必然

航运企业从个体或小范围的数字化创新,转变为通过开展广泛而深远的讨论来拓展行业机遇,驱动行业未来的创新,碰撞出新的视角,从而共建数字化标准。

航运业通常给人以数字化进程相对落后、实体事件与数字化信息有所脱节的印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受数字化潮流的冲击,以及航运市场总体低迷的倒逼,各大企业都在努力寻求通过数字化技术创新解决孤岛式的货运管理程序和非常规情况发生时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近几年来,受比特币空前火热影响,区块链技术导引了新一轮航运数字化潮流,各航运企业纷纷跟进,期盼通过新技术而提高运输效率。在经过几年的个体或局部性探索后,2018年11月,迪拜环球港务集团等共同设立航运业区块链联盟——全球航运商业网络(GSBN),意在通过协同开发平台,共同建立数字化基准,促进文档和数据在航运过程中各阶段的无缝连接与分享。

GSBN并未孤独引路人,在其成立后不久,马士基航运等共同发起成立“航运数字化集装箱航运联盟”(DCSA),旨在解决产业的数字化标准问题。

无疑,面对迫在眉睫的重重挑战,航运企业从个体或小范围的数字化创新,转变为通过开展广泛而深远的讨论来拓展行业机遇,驱动行业未来的创新,碰撞出新的视角,从而共建数字化标准。

区块链导引数字化潮流

近几年火热的比特币而引起的财富效应,引起航运界对其背后区块链技术的关注。

区块链技术的主要特点是去中心化和安全性。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互不信任的人如何完成直接交易的问题,也就是说可以改变传统商业模式中的互不信任的交易各方需要一家中介机构来完成交易的模式;另一方面,区块链技术运用分布式数据库,区块中的交易数据存放在每家客户端节点中,互相验证(通过共识机制进行集体验证),其中任何一个节点都无法私自修改,且任何一个节点的数据被破坏,不会影响整个数据库的正常运作。

利用区块链技术的两大特性,航运业意图达到两方面的目的:一是减少单据流转和简化资金收付,如航运企业、港口、海关之间各种货物动态、货物信息、单据的流转,各方进同一个区块链平台,及时又安全;二是流程监控,对一些危险品、冷链物品,进行数据的实时监控,各方都能看到货物状态,而且可以留下不可篡改的证据。

新技术导引新一轮航运数字化潮流,各企业或联合第三方数字化企业、或局部合作纷纷发起区块链项目。根据统计,2016年全球出现7个航运区块链项目;2017年则又迅猛增加16个项目;2018年国际市场上超过20家企业及机构宣布涉猎航运区块链。各大企业纷纷祭出自己的区块链项目,俨然,区块链与航运业的结合将是未来发展的方向(见图)。

根据区块链专家的说法,区块链技术在很多领域都可以应用,但还相对比较早期,各家企业都还处于探索中。对大多数航贸企业而言,可以先借鉴区块链技术的理念,优化企业的操作流程。另外,也只有在企业的信息化水平得以提升后,才有机会更顺畅地与外部系统对接。

个体和局部的航运企业前期探索对区块链技术的行业应用具有意义,各方在不断地试错与纠错中推动产业的数字化。不过,正在小范围探索出现瓶颈时,全球首个航运区块链联盟——GSBN由此诞生。

GSBN推动信息共享

2018年11月,迪拜环球港务集团携手多家全球知名港航企业,就共同打造GSBN达成合作意向。GSNB旨在通过建立一个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开放的数字化平台,推动行业数字化标准的制定和信息共享,提升行业运营效率和客户服务质量。GSBN核心技术应用——航运区块链联盟的软件解决方案,由东方海外所属货讯通研发提供。

目前,GSBN成员包括,达飞集团、中远海运集运、长荣海运、东方海外、阳明海运、迪拜环球港务集团、和记港口集团、PSA国际港务集团、上港集团、青岛港以及货讯通等。

GSBN意图携手包括海运承运人、码头运营商、海关及其代理、发货人及物流服务供应商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建立行业数字化基准,从而驱动供应链行业内的协同创新和数字化转型。

基于区块链技术,GSBN的平台将会带来三方面优势,包括开放性和扩展性、透明度和及时验证性、数字化标准。

开放性和可扩展性:作为协作网络,GSBN能够帮助成员开发相关应用,并有能力与其它联盟网络对接,以提高数据整合的速度,提升业务效率。

透明度和及时验证:点对点(P2P)的链接方式让数据所有者能够向其它相关方分享不可篡改的记录,让各方可以快速应对关键事件,保证货运在整个供应链中的顺畅运输。

数字化标准:全行业通用、可信赖、可扩张的数字化模型将为高度协作的创新项目和市场情报奠定基础。

众所期待下,GSBN将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能够提升效率、削减交易成本的开放性数字化平台,实现对现存架构和固有流程的颠覆——体现在产业链企业间、航运企业与货运相关方,以及企业与政府机构间的协同变化。

DCSA志在建立标准

2019年4月,由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赫伯罗特和海洋网联船务共同发起成立DCSA,总部设于荷兰阿姆斯特丹。5月14日,DCSA又迎新成员,包括达飞轮船、长荣海运、阳明海运、现代商船和以星航运,其中达飞轮船作为DSCA创始成员,其他4家企业作为普通成员加入,并有待监管机构的批准。目前,DCSA只接受班轮公司成员。

DCSA为非营利性中立组织,将重点推进行业的数字化、标准化,协调航运企业、客户和第三方之间的信息交流。DSCA总部设在阿姆斯特丹是出于中立性的考虑。与GSBN推动行业数字标准化模式不同,DCSA不打算开发或者运营数字化平台,商业化事宜不在其讨论范围。

DCSA已经制定2019年的发展路线图,其中包括两项与行业蓝图、数据和接口标准有关的具体举措,预计将在下半年公布。另外还有三项倡议,正等待启动。DCSA将持续进行数字化标准方面的研究,并计划每年发布5~7次行业标准。DCSA希望与整个航运业的利益相关方合作,包括港口、货运代理、技术供应商等。与此同时,DCSA的所有研究成果及行业标准,也都面向整个行业公开,免费共享。

对于DCSA的成立,有业内人士评论称,航运业的数字化进程一直十分缓慢,创建一套通用的标准,可以为全行业的数字化发展铺平道路,帮助托运人跟踪货运,并为所有利益相关方提供更好的可视性。

尽管推进数字化的方式不同,无论是GSBN,还是DCSA,都旨在协同引领行业进步。在这个协同共生的时代,凭借英雄个体的力量或许可以引发潮流,但是崎岖的进步史上将充满血泪之争。个体只有藏起锋芒,联合产业共同创新、共谋发展、共建未来,才能成为历史的顺应者。世界的不断进步,在于不断地消除分歧,从一个共生阶段走向更高层次的共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数字化潮流迭起联盟成为必然